一句话笔记

2005-03-07

我固然是想博爱,但社会不允许,自己真正忠心的人也不允许,所以为了自己心的追求,就不得不把该放弃的放弃了。

分类:随笔 | 标签: |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