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没有什么不可以的,不可以只是自己给自己的逃避选择一个理由罢了。

人的成功与失败不是考试考出来的,而是自己用步子丈量出来的。你做你的,不要在乎别人的看法,我既然把这个事清委托给你了,就绝对不会挑三拣四。只要你知道你在做什么,为什么做就可以了。”

做男人苦,做一个花心的男人更苦,做一个花心的好男人更是苦上加苦。

无论多么坚强,性格有多么古怪的女人,一旦遇到了心之所爱,都会变成温柔而软弱,犹如水一般。女人天生就是让男人来疼爱的。

我觉得做管理者,韩非子说的一句话非常好,”下君尽己之能,中君尽人之力,上君尽人之智。”

对於一个男人来说,事业有时比不成熟的感情更为重要。

这世上虽然有怨恨,有不如意,但爱更多,希望更多,也许我的想法有点不成熟,但我认为让他明白这一点很重要,所以我要尽我的力量帮他。

爱情不是等来的,也不应该被裹藏起来,哪怕前面是一座冰山,但不撞破它永远不知道结果。

我自己的话:我忽然发现一个成熟的人才能有那种气质,而成熟,是需要经历风霜雪雨的。所谓成功,都是在失败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。因为失败而结束奋斗的人,永远都不可能获得成功!

“人一辈子难的其实是有个人能懂你。”

比如说打电话!你不能下午3点打。因为那时的人都比较困。思想上不太容易接受别人的建议。要是改在上午十左右点打,效果就不一样了,那时人们的精力很旺盛。心情也很好,很容易也很愿意和别人沟通。

困难象弹簧,你弱它就强。

人尤其在最艰难的时候不要轻言放弃。这世界没有迈不过去的坎。这是我在几次大的经历磨难后这样认为的。苦难也是一笔财富,虽然过程会非常的痛苦,但会让你增加常人没有的东西。这个世界,我相信永远属于有梦的人。

雄关漫道真如铁,而今壮志从头越。历经磨难刚犹在,励谙世事倍温柔。这是我现在真实的处境和心境。朋友们,希望你们在创业的路上一路走好。在绝望中寻求希望,生命终将辉煌······

昨天,张庆在编辑手记中说婚姻无期,因为婚约一签就是一辈子,不存在什么试用期和包退期。我今天想补充一点,那就是爱情有价。

这样说,大概会伤很多人的心。我们的爱情怎么会有价呢?我们甚至为了爱情不惜代价。问题是爱情如果真的无价,为什么被爱的人并不珍惜?不管你承认不承认,在每个人对生活价值复杂的计算中,爱情一直都被赋予一定的价值并参与生活价值的综合衡量。所以,哪怕艾风把自己全部的工资拿出来买一枚戒指(这种付出不可谓不完全),但在更大的价值———五味想要的生活以及五味的父亲认为女儿该有的生活面前,爱得再彻底也微不足道。

说到底,艾风和五味的分开不是爱不爱的问题(我相信他们是有爱情的),而是对生活价值的认同问题。对生活的理解相同,则夫妻恩爱苦也甜;理解不同,哪怕锦衣玉食,也注定分手。

我相信爱情,但我更相信生活。有生活就会有爱情,如同有大地自然万物生长。被爱人抛弃没什么,你还有生活。

不管以后的男人怎么样,你都首先要为自己着想,学会保护自己,不要让自己受到任何伤害……

生活不完美,我们就种些花花草草,使之看起来美一些香一些,种下了芝麻,长出了西瓜,高兴;西瓜是生的,不气;把瓜子炒了吃,愉快;万一瓜子是臭的,及时、果断地扔掉。然后收拾收拾,趁着情人节重新眉来眼去、含情脉脉、干柴烈火……

抬头看着将圆的月亮,不禁笑起苏轼来,人何时能长久?而这婵娟更是不可能在几千里外能共享的。

“或许这石头以前很不起眼很平凡,但现在它至少成为了这片伟大海洋的一部分了。伟大的一部分应该也算是伟大吧!”

不想伤害的伤害是最大的伤害,这里面包含了欺骗和愚弄!

什么事情都有他自己的规则,只要不去破坏这个规则,就不会出问题。

我需要钱,只有有了钱,才有可能在北京立足,只有立足了,才能有别的追求,我也知道里面的危险,但能有什么办法啊!不过现在好点了,一切都将过去,我正在努力地去摆脱这些。但能不能抽出身来,还是个未知数!

你也知道我的驴脾气,见不的别人跟我呛着干,所以你要真想跟我在一起,就得适应我这个脾气

你看这天,在我们乡下的时候,我能清楚的看到它的每一个汗毛孔似的星星,但在这里却只能朦胧的感觉到那么一两颗最亮最亮的。为什么呢,因为以前我们的生活非常简单,能有吃的,就很满足了,心清天自然也清。但是现在呢,我不知道我的欲望到底有多大,我也不知道什么是该坚持的,混迹在这个社会里,唯独留下的就是那无限膨大了的私欲,根深蒂固的结在心里,把有机会一定不能放过当成了最大的信条,其他的人伦道德,互助友爱,都似乎变的渺小和细微,甚至于无关重要了。所以我现在的天除了私欲这颗永不磨灭的星之外,其他的都看不到了,就是能看到得,也仅仅的是隐隐约约。合糊不清了。

要学会做一个领导者,就必须理解并掌握伙伴的信念,要让自己的伙伴认为自己属于正义的一方,从而认同自己的领导以及这样的领导所造成的事实,只有这样,才能鼓励他们并保持着这样的热情与自己一同奋斗,充分的释放他们的能量,挖掘他们的潜力。然后才能利用他们达到自己的目的。

非常之人必有非常之力!